一道強光從天上劃過。
 
爆炸聲響起。
 
人們無助地請求上帝的幫助。
 
他們的上帝此次卻是殘酷的敵人。
 
隕石無情的從大氣層炸裂。
 
碎石飛向世界各地,無一倖免。
 
人類唯一能做的僅有逃跑。
 
「快跑吧,這裡不安全了。」我牽著他的手輕聲訴道。
 
他只點了點頭回應我。
 
就在昨天,他父母居住的城市被炸平了。
 
那裡如今一片廢墟,而他一夜未眠坐在客廳裡發呆。
 
望著已經閃爍著黑白畫面的電視,我陪著他一起空想著。
 
而就在這些幻想中,我從腦海裡抓住了其中一條。
 
──逃吧,就算是天涯海角,我也想和他一起活下去。
 
整理好我和他的背囊,我們踏上了也許達不到的路途──路途的終點必須是個安全的地方。
 
從家中離開了許久,街上始終沒有任何一人。
 
天氣陰沉,烏雲遮蔽了平常我們最愛觀望的天空。
 
分不出白晝黑夜。
 
──看不見未來。
 
不知走了多久,我們越過山坡,當我回頭看時,我們的城鎮已經變得十分渺小。
 
「怕嗎?」到這裡我忍不住握緊了身旁愛人纖細的手指。
 
他僅僅是笑了笑,「我只希望你別死,沒什麼怕不怕的。」
 
是嗎,你不怕,我就死不了了。
 
突然,我的腳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抓住了。
 
低下頭一看,居然是一個滿身是血的人。
 
那人的眼珠泛黃,又快要脫出眼眶似的。
 
「操!」一個重心不穩差一些就從山上滾下去了,於是有些憤怒的我用力地擺動了幾下我的腳。
 
「食物,先生拜託您,給我點食物吧。」
 
看來他應該是在伯賢父母城市中逃過一劫的人吧?
 
我正猶豫著是否要給他一些食物,邊伯賢他卻已經從背包中拿出麵包了。
 
我看著他將麵包剝一半,並用十分愧疚的聲音及表情說:「對不起,可能只能給你這一點。」
 
而那個傷患兩三口就將那一個拳頭大小的麵包吃完了。
 
他的臉頰上出現了兩道淚痕,「謝謝您,您和您的朋友一定會活著的。」
 
語畢他便往我們原本的城鎮走去了。
 
我正想叫住他跟他說那兒不安全了,我的愛人卻拍了拍我的肩示意我別說。
 
他可能想去見重要的人,和那個人一起度過這一輩子。邊伯賢這麼說著。
 
我摸了摸他柔順的秀髮,笑著點了點頭。
 
接著我們向前看,另一邊正是伯賢父母居住的城市。
 
那裡的地板凹了一大片,沒看見任何一座逃過災害的大樓。
 
這該怎麼辦?
 
「快走吧。」這次是伯賢對著我說,而後他又說了句:「我想和你一起活下去。」
 
忍不住親吻了他的雙唇,他有些發抖,不知是冷還是害怕。
 
而我抱住了他,在他耳邊說:「有我在。」
 
 
今天是逃難的第十天,我們的糧食已經不足,距離下一個城市不遠了,但卻不確定是否能夠撐到當地。
 
並且,在六天前,我們原本居住的城市被炸毀了。
 
因為當時走了一段距離所以只聽見了小聲的爆鳴。
 
「上帝保佑。」邊伯賢在我身旁默念了幾聲。
 
而我摸了摸他的頭示意他繼續向前。
 
終於,在第十二天我們用著所剩不多的食物撐到了第四座城市。
 
這座城市依舊沒有任何人。
 
便利商店裡沒有人看守,地面一片凌亂。
 
架上的東西幾乎已經空了,只剩下一些即期品。
 
冰箱裡的東西一點也不剩。
 
我一腳踹開後台的木門,又在後頭的補貨箱找到了水。
 
估計了距離下一座城市需要的用量我拿了七瓶水。
 
而我的愛人背包中裝的是剛剛那些即期品以及一些急救道具。
 
「好了,繼續走吧。」
 
「恩。」
 
 
我們即將離開第四座城市時,突然天空的烏雲出現了色彩繽紛的光。
 
「跑!」歇斯底里地大叫了一聲,我害怕了,不能死在這,還太早了,我的愛人和我都還沒走完路途的一半呢!
 
我們往前方的平地跑去,但後面的腳步聲卻突然停下來了。
 
「伯賢?」
 
轉頭看向他時他已經跪在了地板。
 
心悸!
 
怎麼辦?
 
我該怎麼辦?
 
「跑吧燦烈!」腦袋正混亂的我被邊伯賢好聽的聲音喊得清醒了。
 
「以你的速度,一定可以逃離散布區,所以不要理……」
 
沒等他說完話,我就抱起他快速奔跑了起來。
 
說什麼呢?不是說好一起活下去了嗎?
 
 
今天是第十八天,我們前方又是一個大山坡,後方被我們走過的城市已經完全被炸平。
 
糧食和水已經沒了。
 
伯賢吻了下他掛在脖子的十字架便和我繼續踏上路途。
 
夜晚的山坡上很涼,我握緊了伯賢的手,卻沒想到我的手比他還冰涼。
 
正當我要收回手時,他用力地回握住了我。
 
肚子很餓,我們兩人都是,肚子發出的聲音已經不會有任何尷尬。
 
為什麼要堅持下去?
 
為了和他一起活下去。
 
好不容易走上山頂,下方卻又是一個坑洞。
 
可惡,這樣……
 
「再試試吧?」
 
「好。」我在憤怒什麼呢?
 
還是我是在畏懼呢?
 
走到平地時他突然向前倒去,我立馬接住了他。
 
「燦烈……」仔細看他的臉,才短短兩個多禮拜他就瘦了這麼多。
 
我鼻子突然酸了起來。
 
「伯賢,再走吧?」我知道我的聲音已經哽咽了。
 
他搖搖頭,「對不起,燦烈,我……撐不下去了……好想再陪你看一次星星……」
 
「不──你能行的……伯賢……」
 
「親我一下吧,我休息一下等會兒追上你。」令人心碎的語氣,他像個玻璃,我輕輕地扶起他的頭,在他的唇上親吻。
 
我和他的唇都是如此的冰冷,但他的貌似比我還冰涼。
 
「好了,你快走吧……」他笑了笑,閉上眼睛。
 
呼吸停滯,體溫下降。
 
我的眼淚滴在他不一小心露出的十字架鍊子上。
 
「伯賢。」
 
「邊伯賢。」
 
「伯賢聽得到嗎?」
 
「邊伯賢你醒醒好嗎!」
 
緊緊地抱住了他,我忍不住嚎啕大哭。
 
沒有人聽到,也不會有人聽到了。
 
天空又變得色彩繽紛。
 
我抱起他,將他帶到已經被炸毀的城市中央。
 
看到了嗎?那光芒,是帶你和我一起去看星星的光。
 
最後的光景,真美。
 
你睜開眼,好嗎?
 
=END=
 
打了超久的一篇zz
 
末日文以後不會再挑戰了,可怕可怕(^_-)
 
我有時候會自己想,每次都是讓邊伯賢死,到底是不是親媽。
 
但是,有時候先死未必是件壞事是吧?
 
至少在末日,他不必再承受餓著肚子,頭昏腦脹,四肢冰涼的痛苦。
 
Ok崩的很嚴重希望有人可以跟我說說意見,我絕大方接受。
 
但我打文是真心認真的,請相信這點!
 
And求挑錯字,我很欠挑!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願樂 的頭像
願樂

風.起

願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