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經不知在黑暗中纏綿了多久。
 
只有我和他。
 
「你想繼續沉淪下去嗎?」
 
每當我這樣問他。
 
他總是笑而不語。
 
「即使繼續沉淪下去也沒有壞處不是嗎?」
 
當他有一次如此回答時,我的腦袋突然浮現了一個想法──光明的地方是什麼樣子呢?
 
會是溫暖,還是冷血無情呢?
 
好奇心是讓人掉入深淵的東西。
 
於是我就這麼一頭栽進去了。
 
某日,我趁著他還沒醒來,望著他沉睡的面容好一會。
 
心裡掙扎著是否要離開他,面對外面的光明。
 
最後我還是敵不過惡魔的召喚,向遙遠的大門跑去了。
 
不過這期間我總感覺有腳步聲漸漸拉近我和他的距離。
 
因此,我邊跑邊回頭查看,對到的是──他充滿疲勞的眼睛。
 
忍不住倒抽一口氣,我已經沒有力氣了,雙腳卻還是不停的奔跑。
 
好害怕……你好可怕!
 
「燦烈……為什……麼要跑?」他氣喘吁吁的問道,與我的距離愈發靠近。
 
「拜託,不要靠近我……」眼淚滑過臉龐,我使盡全力向離我只有幾步差的大門跑去。
 
看啊,那明亮的光芒正迎接著我!
 
碰到那光芒時,我的全身都熱了起來。
 
一瞬間,我無力地倒下了。
 
不……好不容易……
 
明明只差幾步!
 
腳好沉重,是什麼在拉着我?是邊伯賢。
 
「為什麼要拉着我!」我憤怒地喊道,而他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。
 
接著,他放開了我的腳,趴在地板不動了。
 
能使上力了,於是我站了起來,望了他的身體一眼。
 
良久,走向大門,將門打開。
 
光芒照亮了房間,也照亮了我。
 
腳正要向前踏,外面卻變了。
 
伸手不見五指的黑,讓我十分畏懼。
 
房子此時十分的光明。
 
於是我關上了門,並走回遙遠的房間。
 
我四處查看了一下,內心想,他不在房間裡面嗎?
 
不過一會兒。
 
一隻手從後頭伸過來,環住了我的脖子。
 
溫熱的氣息在我耳邊驟然出現。
 
「不要逃了,因為我會綑綁著你。」
 
他說:「我仍是你最深愛的人。」
 
啊啊,不會再逃了──從他溫暖的懷抱中。
 
我的手覆上他的手,也將我的唇覆上。
 
──在愛情裡沉淪,亦是一片光明。
 
~END~
 
後記:
 
不想面對愛上那個人的事實,以為外頭是很光明的。
 
於是不管多累多痛苦都想從名為愛的深谷爬出去。
 
那個愛著你的人,也正在掙扎著,該不該把你拉回這個深淵。
 
最後他累了,也放手了。
 
在你要爬出去的一瞬間,你向天空看,發現是夜晚。
 
而你回頭看,那深淵裡正發著光。
 
於是你又放手慢慢墜回深淵,此時你的愛人不見了,你有點擔心。
 
但原來他至始至終都留在原地等你回來。
 
你在追求著光明,而那光明不正是在你原來的溫柔鄉嗎。
 
「 眾里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」
 
/
 
以上是描述朴燦烈在愛裡掙扎的想法(其實是我替朴燦烈說的想法)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願樂 的頭像
願樂

風.起

願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