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們分手吧。”顯然他聽到話後還在愕然當中,所以我毫不猶豫地接了一句:“今後我們能離多遠就多遠吧,不電話、不簡訊、不見面。” 

“朋友什麼的也不要當了。”

愣了一會他才終於回過神,不過很明顯地,他的眼眶多了些淚水。

“朴燦烈,你明明說好就算分手也是朋友的,你現在是要說話不算話嗎?還有,為什麼突然提分手?明明……明明昨天還好好的……”他的聲音有些哽咽了,平時十分倔強的他,即使哭泣也要躲到廁所去,不讓任何人看他哭泣的樣子。

──現在是怎麼回事?

“因為,我找到了一個比你完美的人。並且比起你,我更喜歡她。所以,為了彼此好,我們分手吧。”但是即使如此我還是不改變我的說法。

眼睜睜看著他落下那滾燙的淚水,沒有伸手為他拭去,也沒有轉身離去。

我正等待著,他會有什麼反應。

“是嗎。”他撇過頭,看著地板,眼淚沒有因此而停止,依然掉在他因為天氣寒冷而掛著的圍巾上。

圍巾都快被沾濕了,他抽了抽鼻子,轉頭看向我,並向我問道:“我能看看她嗎?”

我無所謂地聳了聳肩,將手機划開。

密碼早已更改,不再是零五零六,而是零六一四。

我和他的照片已然全數消除,龐大的相冊僅剩下一張照片。

那人的鼻子高挺,紅潤的臉頰配上微微下垂的小眼睛。都讓我瘋狂不已。

邊伯賢看了一眼有些疑惑,但他沒有多問,只是將臉移離屏幕,並且用著他因為哭泣而有了鼻音的嗓音叫我在這裡等他一會。

我又聳了聳肩表示隨便,你慢慢來。 

他會意後點了點頭,並轉身離去。

我看著他渺小瘦弱的背影,有些擔心他會不會因為在這寒冷的天氣裡哭泣而著了涼。

但我沒有跑上前把我的圍巾批在他身上。

只是在原地等著他。

約莫半小時後,我已經等得乏了,忍不住打了個哈欠,睜開眼時就看到他抱著兩箱箱子,從遠處漸漸地走近我。

我害怕他一時失神絆倒了自己,害怕他受傷。

卻還是沒有上前幫他把兩個箱子拿到自己手上。

只是在原地等著他。

他有些呼吸急促,放下兩箱箱子,我能聽得出裡頭的東西有多麼的多。

好聽的聲音正叫我打開箱子,而我則是聽話地拆開第一箱箱子。

裡頭的東西令我出乎意料,我抬頭望著邊伯賢。

而他則是用苦澀的笑容回應著我。

他跟著我蹲了下來,“任何一樣東西我都還記的清清楚楚,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,也不知道你在這段感情裡究竟有沒有認真過。”他稍稍停頓了一下,眼睛又泛出了淚,“但是我很開心與你共度了那麼多年的歲月。我只是將他們還給你,並不代表我不再喜歡你,也不代表我想要將這些記憶還給你。朴燦烈,我希望你能幸福。但在那之前你要先看清你自己是多麼的無情。”

他說著說著,用手揉了雙眼很多次,我很想抓住他的手叫他不要揉。 

但我沒有辦法。

我只是等著他下一步的行動。

“這隻熊是你送我的第一個禮物,你明知道我對毛絨娃娃沒興趣卻還是硬要送,我真的很不解我當時為什麼會收下他。大概是因為你說他很像我吧,白淨的身軀,令人感到舒服的柔軟,內心有如白蓮一般,善良、純真,只要不死便永遠都是如此。”邊伯賢將那隻熊拿了出來,又將他放回原來的位置。

接著他又拿了第二樣物品,那是一朵假花,即使過了那麼多年它也依然美麗,象徵紅色的熱情、激烈的愛情的火紅色玫瑰。 

“這是永不凋謝的愛情……”他稍稍地輕笑了一聲,“現在是否要將他撕壞呢?”

“算了,我想我下不了手。”他這麼說著,又將花朵放回了原來的地方。

接著他便舉起一罐玻璃瓶,他動的時候裡面的紙星星正隨著他的手舞動。

沙沙沙的聲音,令人懷念。

“你說了,裡面是你心裡想的一切,所有喜歡、掛記在心的秘密都在裡頭,我不厭其煩地一張一張打開,又一張一張折回去,我能體會你的辛苦,也能明白你的喜歡,星星裡頭都是一樣的字,都是邊伯賢這三個字,你讓我很感動,而我發現我也喜歡上你了,所以開始了我們的戀情。”

邊伯賢看著罐子裡頭一顆顆的用心,忍不住將罐子握緊了,卻又立馬鬆開。

──即使有多麼不想放開,但還是得讓你離開。

“這是我們交往第一年你送我的暖暖包,當時正好碰到了寒流,我們畢竟也才剛出社會,經濟拮据。當時你帶著抱歉的表情,而我則抱住了你,對你說了謝謝。即使它現在不再發熱我也依舊保留著。畢竟……我對你的愛火還沒熄滅。”不知不覺他的眼淚又落了下來,這下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容忍了。

“不要再哭了。”我有點氣憤,而他聞言笑出了聲,露出了平時我最喜歡的虎牙,“你懂你現在在說什麼嗎?”

──我不再受你控制了。

“我以前都在懷疑著那些和平分手的人究竟有沒有真心愛過對方。”他站了起來,瘦弱的身軀好似被風一吹便會倒地。

“到了現在我才發現,看來,是真愛過呢。”

──為了愛,才能放手啊。

“不需要放手吧。”我將箱子蓋了起來,也站了起來。

“喂,你蓋起來幹嘛,我還沒說完呢。”他沒有回答我的話,而是疑惑地看著我。

“因為不需要再多說了,你也沒機會說了。”

正想張口發問,我便將他拉了過來。吻住今天還沒吻過的唇。

他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我放開了他。

“如果是因為……”話都還沒出來一半,我便打斷了他:“不是因為同情!”

“邊伯賢,你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?”輕輕地撫摸著對方柔軟的臉龐,細膩到讓人捨不得徹手。

“……”他低頭想了會,接著恍然大悟地抬起頭看著我,我與他對視著,巴不得用眼睛將他吃乾抹淨。

“好哇……你騙我……害我在那麼冷的天流眼淚!”望著他微微埋怨卻又不敢發作的樣子,我笑了幾聲。

接著,我抱住了他,“邊伯賢,五週年快樂。”

“我們分手吧。”我又說。

接著,望著他用那無辜下垂眼看著我像是在說:「又來?」

“從今天起,我希望我不要再以男朋友的身份陪在你身旁。”

我從厚實的毛衣外套內夾拿出了一個盒子,而後左腳膝蓋放到了地上,就維持著這麼一個單膝下跪的動作,我打開了盒子。

“希望今後,我們的愛情是由名為婚姻的枷鎖給捆綁住,離也離不開,就這麼過完這一生。”

“讓我成為你的丈夫吧。”不知是誰這麼說。

天上飄下了雪,雪沾上了人們的衣裳,融成水滴,滲入最裡層。

有如那愛情的芽,一沾染上,便深深烙在心裡,除也除不掉。

=END=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願樂 的頭像
願樂

風.起

願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